你好,欢迎来到教育网

{主关键词}
{主关键词}

为什么许多抗战老兵都不愿提及过去

    年5月19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会同国务院扶贫办在河南省信阳市召开农村危房改造脱贫攻坚工作推进会。会议强调,建档立卡贫困户等4类重点对象既有危房存量是2020年前脱贫攻坚住房安全有保障需要完成的硬任务,必须在2019年年底前全部开工,2020年如期完成。

  机械波中讲过的能量:振动能量(共振)。电学中的能量:电势能、焦耳热。

为什么许多抗战老兵都不愿提及过去

  [导读]那真正是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 郭晓明谈到一名老兵的生活,房顶是木头的,烧水炉子是砖头搭的。

老人每天拿破塑料瓶喝酒,那或许是唯一乐趣。 肯定还有更苦的,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崔永元和制作团队用8年时间采访3500人最终完成的纪录片《我的抗战》,不是重新书写抗战史,而是反映普通的生命个体在战争中的真实状态。 通过这些亲历者的细节讲述,还原最真实的抗战八年    没有一个人能了解真正的历史,你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地去接近真实。 2010年12月5日,北京,崔永元在《我的抗战》新书发布会上这样说道。     《我的抗战》是崔永元和他的团队历时8年打造的一部口述抗战史纪录片,共采访3500人,搜集历史老照片300万张。 同名图书呈现了纪录片的原貌,全书由300位抗战老兵讲述,由24个独立的抗战故事组成。

通过他们的口述实录,呈现了正面战场的重大战役,描述了抗战过程中的爱情、友情、亲情。     在新书发布会会场,两位耄耋之年的老人被人群簇拥着走了进来。

一上场,他们就对全场人行了军礼在这个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第65年的冬天,名叫张晋和尤广才的老兵终于等来了他们人生中迟到近70年的鲜花与掌声。

    尽管,70年,很多时候就是一个人的一生。     隐瞒60年的记忆    在《我的抗战》中,有太多和张晋、尤广才一样的老兵。 他们头顶抗战英雄的光环。

但,仅仅是光环而已。 这些光,照不到他们内心深处的幽暗。 鲜有人在乎他们真正的故事他们经历过怎样的腥风血雨,岁月又遮掩了他们多少痛楚与悲哀。

    我的团长……话说到一半,面对镜头的老人已泣不成声。     这是《我的抗战》中的一个影像片段。

镜头中的老人名叫王文川,当年为八十八师五二四团一营重机枪连机枪手,八百壮士中的一员。

而他口中的团长,则是大名鼎鼎的抗战英雄谢晋元。

    1937年10月26日,刚刚升任五二四团团长的谢晋元接到任务,死守上海最后阵地,吸引日军,掩护闸北地区友军撤退。 26日深夜,团长谢晋元和营长杨瑞符带着400多个弟兄,退守四行仓库。

初到四行仓库时,有英租界士兵询问谢晋元带了多少士兵驻守,谢晋元为壮声威答曰800人。

    仓库在你们在,仓库不在你们就没了。

谢晋元的训话让王文川很激动,他想,团长都这么说了,他也豁出去了。     之后,一场生死搏斗开始。     孤军抗敌的士兵们打得极为艰苦,进入四行仓库的第二天,日军就炸断了仓库的通水设备。

仓库里存有粮食,只是,为了不让敌人找到目标,大家不敢生火,饿了就吃生米,渴了就用枪筒子装水喝。

    将士们坚守四行仓库四天四夜,击退日军六次进攻,毙敌数百人,被当时的媒体称作八百壮士。

可是,就当壮士们准备与敌人做长时间的殊死决战时,统帅部却下令孤军停止战斗,退入公共租界。     1937年10月31日凌晨1时,谢晋元组织部队含泪撤出坚守了四天四夜的阵地。 其后,租界工部局迫于日军压力,解除了将士们的武装,将他们扣留在胶州路的一块空地上,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军。     1941年4月24日清晨,孤军营中,照常率兵出操的谢晋元,发现有四名士兵缺席,亲往传询并且搜身,谁都没想到,这四名士兵竟是被汪伪政府收买的叛徒,他们拔出藏好的匕首行刺,谢晋元身中数刀,血流不止,悲壮长逝。     那一年,谢晋元37岁。

    团长待我们就跟自己的亲儿女一样。 1946年,一百多名失散各地的八百壮士回到了曾誓死守卫的上海,他们在谢晋元的陵墓四周搭起棚子住了下来,一起为老团长守灵。 尔后,他们有的在上海做苦工维持生计,有的回到原籍当了农民,还有的则流落街头。

    镜头前,王文川拿起那把谢团长送他的口琴,颤颤巍巍地吹了起来。

镜头后,《我的抗战》前线记者郭晓明内心抑制不住地难过。     2008年,郭晓明和张钧加入崔永元团队,全身心投入到《我的抗战》的工作中,两年间,他们一共采访了300多名老兵,而仅是对老兵王文川,郭晓明就跟访了一年半,尽管,真正的访谈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     他说话是很困难的,每次只说一两句话,一个事情根本不能连贯讲下来。

郭晓明说道,很多时候我们问多了问题,老人就不说了。

采访被迫中断多次,郭晓明不得不一直跟访,让老人时不时说上几分钟。

    在老人的儿子王家宾眼里,父亲一直脾气古怪,沉默寡言。

已经60多岁的王家宾依旧对父亲有所忌惮。

别看我60岁了,我从心里头对我父亲还有一种恐惧,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小时候,每次开完家长会,淘气的王家宾都会遭到父亲的责骂,挨打甚至被命令下跪。

他一直都不理解,父亲的性格为何会暴躁,不近人情。     直到2007年,再次回到上海的王文川在儿子搀扶下回到四行仓库,哭倒在团长谢晋元雕像前,儿子王家宾才终于找到了答案。     在此之前,王文川在众人眼中一直是个性格有些孤僻的北京退休工人。 60年里,王文川一直在隐瞒,不管是身份还是历史,即便面对自己的子女。

    看不见的伤,永远藏在人心底的最深处。

  。

教育网_教育名言_教育网www.36166b.com
版权所有:教育网